丙字卷 第八十二节 小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真是珍大嫂子的妹妹?”冯紫英还有些难以置信。


        

这尤二姐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形象?


        

棕发碧眼,高鼻深目,外加白皙过分的肌肤,外加这比尤三姐还要高一点的个头,除了这张嘴还是汉族女子传统的樱桃小口外,真的就找不出多少汉族女孩的迹象了。


        

这尤三姐一样如此,但是又和尤二姐有些不同,她的头发眉目模样都基本上是汉族女孩,除了眼眶和鼻梁依然略深略高外,也就这张嘴就显得有些唇丰嘴大了,性格上也格外爽朗大方。


        

倒是那尤二姐说起话来都是如小猫叫一般,自己目光望过去,她便嚇了一跳一般赶紧收回目光,连带着身子都缩了起来,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只是块头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这两姊妹还真的形成了鲜明对比,从模样和性格上都又有很大差异。


        

“冯公子,千真万确,半点不假!我家大姐儿十多年前就嫁到了贾家,当时老爷还在京中太仆寺为官,后来老爷回了甘州,老身前夫亡故,带着她们姐妹艰难度日,后来老爷见我们娘儿仨可怜,便把老身娶了做续弦,只是这好日子也没过几年,老爷便故去了,……”


        

那尤老娘倒是很会说话,假模假样的抹了抹眼睛,冯紫英却见其连眼圈都没红一下。


        

“老爷临走之前也说,若是在这边过不下去了,便去投靠那贾家,大姐儿也是个孝顺的,虽说我只见过一面,但是也是对老身格外尊重,……”


        

冯紫英忍不住想笑,对你格外尊重,你一个和她既无血缘关系有无养育之恩的续弦,连面都只见过一面,如何赖尊宗孝顺?


        

当然当下这等宗法规矩之下,只要是正式妻室,这尤氏还真不好把这位尤老娘扔到一边儿不管,只是像尤二尤三这样的女子要踏足宁国府那等污浊之地,只怕就真的要身陷泥潭难以自拔了。


        

“……,二姐儿原来许了张家,那是老爷在京中的故交,只是这么些年来也不知道境况如何,所以此次也是想要到京里投靠大姐儿,顺带也要为二姐儿的婚事谋个出路,……”


        

冯紫英慢慢回忆起来了,这尤二姐好像还真的是原来订过婚的,好像是一个皇庄庄头的儿子,具体啥名字他记不清楚了,但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似的。


        

至于说如何退婚悔婚他就不记得了,但一个皇庄庄头的儿子娶一个武官的女儿,估计是尤氏的前夫那时候也比较落魄才是。


        

“原来如此。”冯紫英也懒得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贾家和我们冯家也算是世交吧,珍大哥我倒是经常见着,也在一起吃过几次酒,珍大哥几位叔伯兄弟和我关系倒是熟络,冯家贾家逢年过节也经常走动,只是未曾想到还有这般缘分,……”


        

“老身正在说这京师城里我们也从未去过,也没有半个熟人,没想到却能高攀上冯公子,日后若是进了京城,免不了还要叨扰公子了,……”


        

尤老娘也是见缝插针,顺着杆子就来,尤三姐倒是有些脸红,跺着脚道:“娘!”


        

“娘这话有错么?咱们小门小户的,这一去京城,你姐姐虽说在贾家当主母,但是哪等人家家大业大规矩大,府里人也多,我等去了,你姐姐也未必能照拂得过来,好歹冯公子也是熟人,有这样一番交情,日后也能有个照应不是?”尤老娘满脸谄笑,望着冯紫英:“冯公子,你说是不是?”


        

冯紫英自然不可能打脸,只能点头道:“大娘说得是,两位妹妹进了京城,人生地不熟,珍大嫂子也未必忙得过来,若是有什么难处和需要,只管和我说便是。”


        

听得冯紫英这般表了态承了诺,尤老娘这才得意的向自己小女儿使了个眼色,看得尤三姐也是气闷,却又不好发作。


        

一番寒暄之后,冯紫英也才回屋,而这娘儿仨也才回屋。


        

那尤老娘一回到屋里,便拉着小女儿问东问西,听完尤三姐说了原委之后,也就埋怨起来:“三姐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成日里疯疯癫癫的穿着男儿衣装东游西晃,难道你还能这般一辈子?此番进了京城,我便要让你姐姐好生替你寻个人家,二姐儿嫁了人,那边轮到你,咱们家小门小户,那就不能再找小门小户,定要寻个合适人家,便是给人做妾也胜过那等成日吃咸菜的紧巴巴日子,……”


        

尤三姐自然听出了老娘的意思,一下子就恼了,脸涨得通红:“娘,我和冯大哥只是萍水之交,根本没有你说得那些意思,你要在这般胡言乱语,……”


        

“哼,哪个男人不好那一口?书里边不是都说食色,性也,先前为娘还有些担心你们姐妹俩这模样未必就能让有些男人入眼,但我看这冯公子倒是对你们姐妹俩这般模样颇为心动,我看那冯公子看你姐姐的目光都是直勾勾的,三姐儿你若是换了女儿装,想必冯公子也是喜欢的,……”


        

“娘!”尤二姐和尤三姐见自己母亲越说越露骨,都忍不住脸泛红霞,嗔声制止。


        

“就我们娘儿仨,又有啥不能说的?你们俩迟早也要许配给人,娘当然要替你们找个好人家享福,娘以后也能巴着享福,三姐儿,你说这冯公子爹是榆林镇总兵,这总兵和大姑爷比,哪个官大,哪个油水多?”


        

尤老娘在甘州城里什么没见过,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两度当寡妇,这甘州城里无论是尤家还是其他人,想要打她主意占她便宜的人,这十多年来难道还少了?


        

还不都被给她给应付了过去,才把一双女儿拉扯大,所以对这等人情世故也是格外敏感。


        

“娘,这女儿也不太懂,只是大姐夫在京中做官,只怕也不会差才对。”尤三姐也对这些并不了解,“不过冯大哥好像是考起了进士,还是庶吉士,听说前程远大,日后怕是要当阁老的。”


        

“阁老?!”尤老娘被嚇了一大跳,“那不是比皇上只差一级了,这般本事?”


        

琢磨了一番之后,尤老娘这才有些神秘地道:“我看那冯公子看你们姐妹俩的眼神和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尤其是看二姐儿时,更是几乎要喷出火来了,三姐儿,你说让你和二姐儿给这位冯公子当妾如何?你不是说他们冯家不是一脉单传么?二姐儿虽说还是黄花大闺女,但**翘,屁股大,一看就是个能生养的,没准儿就能替他们冯家生个一男半女,他们冯家只怕就得要把二姐儿给供起来了,……”


        

“娘!你说些什么啊!”尤二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白皙的脸胀得通红,一双碧眼也是忽闪不定,手足无措的跺了跺脚。


        

“说些什么?说些让你日后能在夫家站稳脚跟的道理!”尤老娘气哼哼地道:“男人都好那一口,你长得再漂亮也顶屁用,多睡你几回,你就是七仙女下凡,他也就那样了,但你只要能替他生个儿子,那这一辈子也就有依靠了,若是儿子以后能得个一官半职有出息了,那你下半辈子就算是真正出头了,你娘就是没能替你爹还有尤家生下一个儿子,所以在哪里都不受待见,……”


        

“娘,你怕是想多了,二姐是许配给了张家的,虽说那张家现在好像不得意,但是冯公子是读书人,如何会去强抢民妇为妾?”尤三姐脸若冰霜,被自己母亲的话气得牙痒痒,但是却又无法发作。


        

“这倒是一个问题,不过若是冯公子真的喜欢二姐儿,那也不是没有办法,以冯家的本事,只怕要让那张家解除婚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尤老娘语气很狂。


        

“哼,娘,二姐嫁给那张家当正妻不好么?非得要给人做小?”尤三姐简直觉得自己母亲不可理喻,怎么就这么一晚上,自己目前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怎么就认准了这冯大哥了呢?


        

“三姐儿,你知道个啥?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真要等你嫁了人,加了个穷鬼人家,你才知道这日子是多么难过。”尤老娘毫不客气怼自己女儿:“你娘这么些年精打细算,成日里和尤家那些个叔伯兄弟们斗智斗勇,不就是为了多争取一些银子好让你们姊妹过得舒坦一些么?尤家条件算是不错的了,若是换了穷一点儿的家庭,我看你连饭都吃不起,衣服也穿不起的时候,你怎么办?”


        

“再说了,我也没说二姐儿一定要嫁给冯公子为妾,这去了京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来了解,那张家若是一个殷实人家,那二姐儿未尝不能嫁过去,不过二姐儿这般模样,只怕寻常人家也未必消受得了,……”


        

尤老娘的这番话倒是真的让尤氏姐妹有些心烦,便是甘州城里许多人也不太接受她们姊妹的模样,更别说京师城里了。


        

动辄胡女番女的蔑称也是让尤氏姐妹都倍感困扰,特别是尤二姐,平素更是只能呆在家中,出门就得要包头遮面,免得引来更多的诧异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