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字卷 第八十一节 颠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旗一怒,旁边几个军士都是虎视眈眈的掣刀按剑,明显就是要寻个机会折腾一番。


        

那少年也是被逼得脸红筋涨,却又不敢发作,只能怒目而视。


        

再好的武技,面对这等军队威逼,你也只能束手,否则乱箭如雨,乱刀砍下,再给你栽一个匪类的名头,你连冤都喊不出来。


        

冯紫英摇摇头,这还是自己老爹的部属呢,换了其他军镇的军士,只怕军纪还要更差。


        

当然这可能也因为是叛乱刚过,这帮军士也是得到了解放,才会如此,寻常时候却也不干如此放肆。


        

“这位兄弟,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我可以担保不是奸细。”冯紫英一带马缰,停住。


        

“冯大哥?!”少年郎喜出望外,差点儿就跑过来,还是看见那小旗恶狠狠的几欲拔刀,才收住脚步。


        

冯紫英这一插话,立即就引来了了这一干正在盘查军士的目光,原本已经放心,只是你这又横插一杠子,自然让人不悦。


        

冯紫英下马近前,还是态度很诚恳地和那名小旗见礼,“我们是从甘州过来,奉军务回京,这是我的朋友,还请行个方便。”


        

看见冯紫英一行背后的几十骑,都是军中健马,杀意森然,一看就是军中精锐,而且还是护送这几人回京的,那小旗不敢多问,知道这是碰上了大人物,赶紧变脸道:“小郎君早说就好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原谅则个。”


        

“不妨事,不妨事。”冯紫英摆摆手,“不知道尤将军可在兰州卫?”


        

由于固原镇军在前期被叛军连续击败,目前从凉州到庄浪、兰州这一线都是榆林军暂时驻守,冯紫英也不知道尤世功究竟驻守在哪里,但是经过庄浪卫时他问了一下,但守军也是语焉不详。


        

“不知道大人问的是参将大人还是游击大人亦或是守备大人?”小旗一愣之后才问道。


        

“世功将军也在这边?他不是在凉州么?”冯紫英讶然。


        

尤世功是参将,但是经此一役之后极有可能要升任副总兵了,但未必在榆林镇,也可能是宁夏镇,也可能是甘肃镇。


        

而尤世威则可能升任参将,而尤世禄则有可能接任其兄担任游击将军。


        

可以说这一次平叛最大得益者应该是这三兄弟,从宁夏镇一直打到甘肃镇,立功无数。


        

小旗有些尴尬的张了张嘴,“参将大人现在在凉州,游击大人现在就在兰州卫这一线巡视,……”


        

没提尤世禄,肯定是尤世禄的去向涉及机密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了。


        

正说间,从堡中南面过来一队人马,四周行人纷纷让开,冯紫英定睛一看,不是那尤世功是谁?那腰间的腰刀正是冯唐赠予尤世威的那把刀。


        

“尤二哥!”冯紫英喊了一声,尤世功也看到了冯紫英和冯佑,赶紧滚鞍下马过来见礼:“世威见过小郎君!见过冯兄!”


        

这一嗓子,立即就让整个苦水湾堡前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里,一干人这才知道真的是来了大人物,连尤二将军都要马上下马见礼。


        

冯紫英也赶紧为尤世功引见了那位张姓御史之后,就示意尤世威赶紧带人离开堡门前。


        

而甘州尤家两辆马车也终于获得了批准可以进入苦水湾堡了。


        

尤家比冯紫英他们一行提前七八日就离开甘州了,没想到还不到兰州卫就被冯紫英一行人给撵上了。


        

七月的北地黑得很晚,酉正已过,但是天色仍然大亮,冯紫英送走了短暂停留的尤世威一行,他们要连夜赶回庄浪卫去,所以不敢耽搁。


        

冯紫英一行都被安排在了苦水湾堡中,不过驿站条件有限,只能勉强把马匹车辆安顿下,人却住不下。


        

好在苦水湾堡也算是这一线的紧要所在,堡中也有街市坊店,像旅店亦有两三家。


        

冯紫英一行人便住进了旅店中,而车夫和小部分士卒则住在驿站中。


        

从尤世威那里获知洗劫了民和的那帮贼匪已经被官军剿灭了,就是下午的事情,只不过消息还未传开罢了。


        

不过尤世威也提醒冯紫英一路还是要小心,因为从这里进入固原镇,过了兰州卫之后就不是榆林军在驻守了,而是固原镇军。


        

而固原镇军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甚至有一些士卒纠合在一起在外边干些没本钱的买卖,不少商贾都遭了洗劫。


        

当然像冯紫英这样的骑队肯定不会有问题,但是像尤家的这两辆车就很难说了。


        

“多谢了,冯大哥。”


        

看着落落大方的这个“少年郎”,冯紫英也有些好笑,看样子这丫头是要把男装进行到底了,他也懒得多说:“贤弟客气了,你不也救了我一条命么?”


        

“我那哪算是救您命啊,就算是没有我,您的两位下属也能挡得住对方,而且您也的武技也能应对几招,……”少年郎连连摇头。


        

“那可不一定,当时我都被给弄懵了,没准儿那一刀下来,我就身首异处了。”冯紫英也笑了起来。


        

尤家一家也歇再在这凤翔老店中,和冯紫英正好在一起,或者说是尤家有意挨着他们一起。


        

“你母亲和姐姐这一路没受到惊吓吧?”冯紫英也关心地问道。


        

“还好。”尤家少年郎也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一路走来都是这样,所以你还说要仗剑走天涯,这怎么走?遇到这种情形,你不听命,那就是乱箭齐发,你纵有千般本事,遇到官兵,还得要规规矩矩听命,我师傅自小就和我说,民不和官斗,不管你本事再大,你也不能和官府斗,这习练武技也就是一个防身之术,若是以为可以以此跋扈,那就是自寻死路。”


        

冯紫英大为惊讶,没想到这尤家妹子的师傅还是一个很有故事很知天命的人啊。


        

只是这丫头不过十五六岁也能把世事看得如此通透,倒也是难得,不过想想她的这个家庭情形,只怕也是各种颠沛流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当下叛乱刚刚平息,地方上的确乱了一些,估计等过一年半载就好了,你们该是晚一些时日再走更稳妥一些。”冯紫英也只能如此解释,这帮士卒都还是自己老爹的部属,说来都是惭愧。


        

“没办法,我姐姐自小和别人定了亲,年龄眼见得差不多了,本来说过了年就该走,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所以不敢再拖了。”少年郎抿了抿丰润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冯大哥,我们能不能跟着你一起进京?只要能走过陕西这一段就行。”


        

“当然可以。”对这一点冯紫英倒是没有什么,因为本身就有几辆马车,行进速度就只能保持着一种相对较快的速度,但如果要一直都保持这种速度肯定不行,只有固原镇这一段倒是可以,也就是慢那么一两天的事儿。


        

“你们家主要就是送你姐姐去出嫁?”冯紫英也觉得有些好奇,这一家人都是妇人,还要去送人出嫁,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也不是,我们家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亲戚了,我父亲最早在甘肃镇这边,后来到了宣府几年,然后才又回了甘州,后来他过世之后,我母亲便嫁给了继父,没想到继父后来也过世了,现在母亲打算带着我们去投靠我们尤家大姐,然后再说我二姐出嫁的事情,在甘州这边相隔太远,二姐也和定亲那边没有什么联系,都不清楚那边的情况了,……”


        

冯紫英总觉得这故事有些耳熟,但是又始终想不起是在哪儿听过了,正凝神苦思间,却听得对面门咯吱一响,尤家少年转过身来,看见自己母亲和姐姐出来,便招呼了一声。


        

那妇人见是一个眼眨眉毛动的势利角色,白日里便见到了冯紫英的威势,早就有心要结识只恨自己这个小女儿成日里都是男装打扮,却又不好说明。


        

这会儿瞅准机会,便拉着二女儿出来,走拢便是一福:“尤氏见过公子。”


        

冯紫英一看便知道这少年郎是遗传到了这尤氏的血统,这妇人一看就是有很重的异族血统,高鼻深眼,眼珠也有些泛蓝,嘴阔唇厚,皮肤也和汉人相比要白得多,只是和容貌看上去有些古怪,便是在甘州那等异族人甚多的地方也显得有些特异。


        

“大娘客气了。”冯紫英也只能见礼,这妇人倒也是一个自来熟,见冯紫英客气,便眉花眼笑地道:“我听三妹说公子也在京中为官,我们一家此次也是去投靠亲友,我家大姐儿也是嫁在京中官宦人家当主母,在姑爷家在京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门大户,……”


        

见这妇人口气颇大,冯紫英也觉得惊讶,感觉这一家人若真有女儿嫁在京中豪门望族,如何会是这般落魄景象?


        

“不知道大娘女儿嫁在京中哪家啊?”冯紫英觉得若真是京中官宦人家,他多少也是知晓一些的。


        

“那宁国公贾家家主,现在的威烈将军贾将军便是我家姑爷,……”那妇人顿时就得意起来,却把冯紫英震得不轻:“贾珍珍大哥?”


        

那妇人和少年郎一听冯紫英这么一称呼,也都是又惊又喜,那少年郎也是连忙问道:“冯大哥,你认识我姐夫?”


        

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始终觉得这家人的故事自己有些耳熟,原来就是这《红楼梦》书中的故事,眼前这男装少年郎就是尤三姐?只是怎地眉目间却有异族风情?这尤氏更异族血统更甚。


        

再一抬头,却见这尤二姐已经摘下了帷帽,对着自己一福,那声音嘤咛清婉:“奴家谢过冯公子搭救之恩。”


        

冯紫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女郎。


        

一头黑发发根都有些泛棕红不说,深凹的眼睛更是有些浅绿色的晶莹剔透光泽,鼻梁高挺而饱满,但嘴巴却小巧精致,一个橄榄型的下巴,异常白皙的肌肤甚至要超过尤三姐不少,粗一看完全就是一个的异族女孩,但是仔细一看却又能感觉到汉族血统也不少。


        

和尤三姐完全是截然相反,尤三姐是粗看只是觉得有些异族血统,但仔细一看鼻梁、大嘴丰唇,还有略高的颧骨都显示出异族特征,而这尤二姐则是粗看异族形象很明显,但是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她下巴、嘴巴和鼻翼都更像是汉族女孩,只不过头发和眼睛却是异族血统明显。


        

这是尤二姐和尤三姐?!


        

冯紫英觉得彻底颠覆了自己对《红楼梦》书中尤二姐尤三姐的印象。


        

一个虽然生得花容月貌却是胆小懦弱,一个英姿飒爽却是刚烈无双,但这形象却完全不搭啊!


        

难怪这尤二姐从来都不敢取下帷帽,原来是怕被人视为异类,在甘州可能还要好一些,毕竟那里异族比较多,这头发也明显是被染过,只不过又生长出来,这发根的棕红色也隐约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