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字卷 斜阳草树 第五十四节 闲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丈夫的假意“矫情”,沈宜修也不点破,微笑点头:“相公的确该去一去,贾家老爷这一去江西怕是两三年都难得回来,偌大荣国府只怕就要缺了主心骨,贾家老爷未必没有想要请相公帮忙照看的意思,这也是应有之意。”


        

沈宜修的话让冯紫英忍不住有些狐疑,怎么听着这话里似乎有点儿话啊,但看沈宜修坦率清澈的目光,又不像是内涵自己。


        

冯紫英摩挲了一下下颌,也只能点头:“宛君说得是,政世叔南下了,赦世伯又是个不经事儿的,琏二哥又不在,宝玉也是不上心的,这偌大荣国府还真的堪忧。”


        

“所以相公也该尽尽心,好歹宝钗妹妹和黛玉妹妹和荣国府都是很近的亲戚,帮一把也是好的。”沈宜修赞同道。


        

此时晴雯也进来了,端着一小碟儿凤仙花汁,沈宜修把手伸出去,晴雯便抬起沈宜修的手,用特制的细毛刷小心地替沈宜修涂抹制甲,这也是闺中女子最喜欢做的一桩事儿。


        

“看吧,兴许政世叔那边也有自己的安排呢?”冯紫英把身体斜靠在炕头上,看着晴雯专注地替沈宜修涂抹制甲,“我们这等外人也只能说临时应急的时候帮一帮,其他过多的插手,就不合适了。”


        

“爷说的有些口不应心,现在也帮贾家难道还少了?”晴雯抬起目光瞥了冯紫英一眼,不以为然地道。


        

“宝二爷那边不说了,没爷的帮衬,只怕现在连存在感都找不到吧?现在好歹也算是能写书了,便是听起来不算是主流,好歹总在士人里边有了点儿名声吧,也算是遂了贾家老爷的愿了,……”


        

沈宜修忍不住蹙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


        

这丫头说话还是这般没大没小不讲规矩,换了别家只怕又要吃责罚了,但沈宜修却发现似乎相公并不在意,嗯,或者说还有点儿享受这种“挑衅”和“触犯”,喜欢和这丫头斗斗嘴,这也是沈宜修发现的一个“秘密”。


        

当然不是谁都能有这个“特权”的,其他丫头们也没有这个气性,唯独晴雯这丫头,不知道就怎么入了相公的法眼了,时不时的遇上晴雯犟劲儿气性上来了,就得要和相公犟一番嘴,哪怕道理上闹输了,只要抹一番眼泪,好像相公也就不在意不追究了。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沈宜修也琢磨过,是不是因为晴雯模样生得太俊俏的缘故,但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理由。


        

晴雯的确生得漂亮,拿人家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狐媚子脸,再加上水蛇腰,很是魅惑人,但府里边儿的丫头,哪一个又差了?


        

金钏儿逊色了?那高冷范儿,连沈宜修都觉得这丫头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姐架子。


        

香菱不及了?那娇俏和憨厚混合了模样,便是自己都有点儿我见犹怜的感觉。


        

还有云裳,天真烂漫中又有几分精灵剔透的聪慧,只要是男人没瞎眼就不会视而不见,……


        

沈宜修也听闻到一个传言,说晴雯模样长得像黛玉,所以相公爱屋及乌,对此沈宜修嗤之以鼻。


        

若只是单纯相貌就能让相公特殊对待,那也未免太小瞧自家丈夫了,诚然,黛玉那份姣花照水弱柳扶风的娇怯模样很招人疼爱,但相公是因为这个而喜欢黛玉的么?显然不是,而是因为临清那段危难之时的同舟共济,这是缘分。


        

晴雯模样有点儿像黛玉,但也仅止于有点儿像,论脾气性格那和黛玉就是截然两样了,在沈宜修看来,丈夫似乎更喜欢的是晴雯的这种脾性。


        

再说直白一点儿,就是这种桀骜傲娇劲儿,拿不客气的话来说,就是有点儿恃宠而骄的味道。


        

以晴雯的聪明,她当然不会不明白这种恃宠而骄如走钢丝,稍不注意会伤及自己,但似乎这丫头就很难改了她这种脾气了,也难为相公,还喜欢她这种气性,让沈宜修都有点儿无语。


        

当然,晴雯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对自己忠诚是首要条件,而且做事勤勉,便是和相公斗嘴,也不是无理取闹,总能有点儿自家道理。


        

从荣国府出来到了自己这里,她就该明白除了自己,她没人可依靠,否则任她如何得相公喜欢,沈宜修也百般手段把她收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环三爷和兰哥儿、琮哥儿,爷帮他们几个不就是帮贾家的未来?”晴雯依然不依不饶,“是不是读书种子,谁都说不清楚,但是爷是明明白白的文曲星下凡,能指点他们,那就是他们福缘造化,日后真的谁能读出书来,那就该记爷一辈子的恩情,……”


        

“好了,晴雯,哪有那么夸张?”冯紫英笑了起来。


        

“爷,这怎么是夸张?”晴雯噘起了嘴,“没见着小户人家出一个读书人来,那就是翻天覆地光宗耀祖,便是贾家,除了东府那边儿的敬老爷几十年前考中了进士,殁了的珠大爷得了个秀才都不得了,环三爷考中了秀才,现在成了府里的一枝独秀,若是考中举人,自然是爷的指导有方,否则环三爷为何一直对爷执弟子礼?”


        

对晴雯的牙尖嘴利,冯紫英和沈宜修都是早有领教,而且人家说的并非没有道理。


        

“那晴雯你觉得爷该不该去帮贾家那边儿呢?”冯紫英歪着头问道。


        

晴雯一愣,随即露出深思的表情,想了一想之后才犹疑地道:“论理,有宝姑娘和林姑娘这层关系,冯家和贾家也算是世交,帮衬一把是应有之意,不过这任谁哪家,单靠外加帮扶而自家不努力,只怕都很难站起来吧?爷便是再尽心帮助,贾家自己不争气,奈何?”


        

对晴雯这番话,冯紫英和沈宜修都下意识交换了一下眼色,露出赞许之色,这丫头倒也是一个能看清楚形势的。


        

“再说了,爷帮贾家已经够多了,宝姑娘和林姑娘也只是贾家的亲戚,并非贾家小姐,这里边多少也还是有些差异的,……”


        

冯紫英揉了揉太阳穴,“好了,啥话都被你这丫头说完了,爷受教了。”


        

“那奴婢可不敢,奴婢不过是心直口快,藏不住话罢了。”晴雯傲娇地又噘了噘嘴,看得冯紫英有些心痒。


        

沈宜修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是被晴雯后边儿那句话给触动了。


        

宝钗和黛玉固然不算是贾家小姐,但是正牌的贾家小姐可不少,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这还没算住在贾家的史湘云。


        

嗯,现在还多了几个姑娘,什么邢岫烟,李玟李琦,乱七八糟的一大堆,都是些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难怪爷对荣国府那边儿趋之若鹜,这家花不如野花香这句话用到自家相公身上似乎还真的挺合适的。


        

……


        

待到晴雯离去,夫妻俩上床歇息,沈宜修这才小声道:“相公,还是找个合适时候把晴雯收房了吧。”


        

“嗯,怎么了?”冯紫英心不在焉地道:“谁又在乱嚼舌根不成?”


        

晴雯一直跟在身边儿,却始终未曾开脸收房,下边儿人多少会怀疑沈宜修是不是醋劲儿太大,可沈宜修从未有过此意,甚至还专门把晴雯排到永平府伺候,结果一个多月回来,晴雯仍然是完璧。


        

弄得沈宜修都不明白了,难道自己相公真的觉得晴雯就是一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玉人儿不成?


        

冯紫英挠了挠脑袋,太喜欢那种不经意间的爆发或者水到渠成的感觉,而不喜欢那种刻意的去凑合,几位正妻不说了,那是人伦大礼,不得不如此,但是像侍妾和通房丫鬟,他就不想那么做了。


        

一句话,看感觉,感觉来了,那就兴之所至,这大概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来到这个古代时空中最大的自由和幸福。


        

就像那一日收了司棋一样,原本是想要把平儿给收了的,但司棋来了,惊飞了平儿,见着还不算太熟悉的司棋,可那一会儿就这么热血上涌,那就这么恣意妄为的做了,你情我愿,鱼水贪欢,……


        

回味那一时的情形,冯紫英忍不住咂咂嘴,司棋别看着莽悍,但真的一上手,那滋味却不一般,……


        

见这丈夫似乎有些走神,沈宜修也觉察到丈夫有些异样,手也伸了过来,沈宜修心里一热,下意识的就要把身子靠过去,但是随即醒悟过来,“相公,要不就今晚把晴雯给收房了,……”


        

冯紫英也反应过来,入手是妻子因为哺乳而饱满了许多的胸房,遗憾地捏了捏,感受了一下那沉甸甸的硕大,摇了摇头:“哪有说起风就是雨的,真把你相公当成了什么人了?”


        

沈宜修莞尔一笑,“小冯修撰的风流倜傥可传遍京畿了,妾身作为相公妻子,又岂能不知?”


        

“宛君说笑了,为夫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吧?”冯紫英装傻。


        

“呵呵,那位布喜娅玛拉可是海西女真贵女呢,还有江东琴神,江南歌神啥的,好像都能和相公扯上点儿关系呢。”沈宜修也调笑丈夫。


        

“好了,好了,为夫日后一定注意,这等闲情逸致都要被你们给破坏了,……”冯紫英笑着把妻子揽入怀中,“睡觉,明日还有一堆公务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