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字卷 斜阳草树 第四十八节 挡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棋,你这话可说得可笑了,爷对不起谁了?”冯紫英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衣衫,不紧不慢地道:“你来说说看,嗯,爷怎么了?”


        

司棋一时间为之语塞。


        

床背后那小娼妇也不知道是谁,她如何敢说对不起自家姑娘?现在府里边儿传的都是老爷要把姑娘许给孙家,若是从嘴里传出去姑娘和冯大爷有些不清不楚,这不是毁了姑娘的名声么?


        

现在自己这么突兀地闯进来,那床后的小娼妇也不过是以为自己和冯大爷有什么私情,便是传出去她司棋也不怕,所以她才会这般气盛。


        

银牙咬碎,司棋双手叉腰,恶狠狠地盯着那床后明显还在整理衣衫的女子,觉得有些眼熟,但是那绫罗帐却不甚透明,只能看个大概身形,却无法看清楚底细,也不知道这是哪个不知羞的如此大胆?


        

想到这里,司棋怒火上涌,一探身便欲转到床后去看究竟是谁,这却把冯紫英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莽司棋在自己面前依然敢这般放肆,赶紧站起身来,伸手拦住:“司棋,你好没规矩,爷屋里有什么人,你还能管得到?”


        

“爷看上了谁,要和谁好,奴婢自然没有权力过问,但是奴婢就想看看是哪房的丫头这么不要脸……”


        

司棋别看身形丰壮,但却是恁地灵活,一扭腰就躲过了冯紫英的阻拦,倏地一下就要往床后边钻去,慌得衣衫襟扣尚未系好的冯紫英赶紧上前一把抱住司棋,然后狠狠将其揽在怀中,这才启口道:“快走!”


        

平儿从床后悄悄遮住半边脸探出头来,见冯紫英一只手把司棋按在怀里,一只手用广袖遮住了司棋的脸,让其无法动弹之余也看不到外边儿,这才猛地钻了出来,一溜烟儿就往外跑。


        

司棋也是猝不及防被冯紫英抱在怀中,脑袋发懵,一时间身体僵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却听得冯紫英一句“快走”之后,一阵细碎脚步声从床后传出来,便往外边儿走,心中大急:“小娼妇,往哪里跑?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


        

司棋这猛地一挣扎,险些从冯紫英手臂里挣出来,而一只手也趁势把遮盖在她脸上的广袖掀开,挣扎着探头就要看溜出去的究竟是谁。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此时平儿刚刚来得及一只脚踏出门槛,以二女的熟悉程度,司棋只要瞥一眼平儿的背影,便能立即辨认出来,冯紫英情急之下,猛然用手捏住司棋的下颌,轻轻一扳,便将司棋的脸庞拨了过来,四目相对。


        

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司棋脸上混合着惊慌、不适和懊恼的神色,还有几分怒意和羞涩,红润的脸庞上一双杏核眼圆睁,柳眉倒竖,虽然比起晴雯、金钏儿这些丫头的姿容略有不及,但是依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尤其是那副大胆挑衅和羞恼交织在一起的目光都给了冯紫英一番别样感觉。


        

再加上顶在自己胸前那对饱满丰挺的胸房格外紧实,绝对是实打实的真材实料,先前被平儿勾起来的情火顿时又炽燃起来。


        

司棋也觉察到了抱着自己这位爷目光和身体的变化,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危险,惊慌地就想挣脱开来,却被冯紫英一双铁臂牢牢勒住,哪里挣得脱?


        

司棋这一挣反而让冯紫英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心思更盛,恰遇宝祥见平儿一路小跑离开,赶紧蹑手蹑脚进来禀报,却见又一位已经被爷揽在怀中,正欲行好事,赶紧一缩头便退出门去顺带掩门。


        

冯紫英给了宝祥一个眼色,宝祥心领神会掩门之余也是慨叹不已,爷的精力可真是旺盛,方才才摆平了平儿姑娘,看样子这边又要把司棋姑娘折腾个够才会罢休。


        

见宝祥把门掩上,冯紫英这才一退步坐回到床榻上,只见怀中这丫头气喘吁吁,杏眸迷离,红唇似火,急剧起伏的胸房似乎都膨胀了几分,却被自己灼灼目光刺得全身柔若无骨,几欲瘫倒在自己怀中。


        

被冯紫英一抱上床,司棋心中顿时更为惊慌,挣扎越发厉害,但此时的冯紫英哪里还能容她逃脱,你把平儿给自己惊走了,那现在你就得自己来顶上。


        

冯紫英双臂合围,牢牢锁住对方的腰背,两人脸贴着脸,……


        

眼见得那张充满魅力的脸和灼人的目光渐渐靠近,司棋只觉得自己气都喘不过来了,全身更是紧张得僵硬如一块石头,一直到那张嘴压上自己的嘴唇,才如同天雷击顶,轰然将她心中一切思维心境彻底粉碎,完全迷失在一片茫然无措中,……


        

感受到自己怀中身下这个丫头僵滞的身体,冯紫英心中暗笑。


        

别看这丫头表面上莽得紧,说话也是大大咧咧肆无忌惮,其实纯粹就是一个雏儿,自己不过是低头亲吻一下,便立即让这从未有过此等经历的丫头丧失了反抗能力,茫茫然不知所措,一副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模样,简直是天赐良机了。


        

随手拉下鲛纱帐,冯紫英探手深入,在司棋吚吚呜呜的挣扎下,这更刺激了冯紫英内心的某些欲望,早就想感受一下这丫头的某一处是不是可以和尤二尤三乃至王熙凤比肩,这一把抓下去,果然……


        

司棋昏昏沉沉,她只感觉到自己完全丧失了抵抗力,肚兜滑落,汗巾解开,里裤半褪,一直到那个男人伏身上来那一刻,她才从猛然惊醒过来,不过这等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明显有些晚了。


        

“爷,你可不能负了我家姑娘,……”此时的司棋还在喘息着为自己主子争取,……


        

“放心吧,二妹妹和你,爷都记着呢,……”冯紫英也有些感慨司棋这丫头还是真够忠心了,但是这很显然和《红楼梦》书中还是有些不一样。


        

他印象中司棋似乎还有一个表哥还是表弟,好像姓潘叫潘又安,似乎和司棋有点儿青梅竹马的意思,后来两人慢慢便幽会才会引来绣春囊之事后的检搜大观园。


        

后来查出不少端倪来,大家都怀疑这绣春囊是潘又安和司棋的私会物件,这在《红楼梦》书中也是一桩悬案,究竟那绣春囊是谁的,众说不一,没有定案。


        

不过现在的司棋似乎还没有和她那位表弟有这层瓜葛似的,或许是时间线还有些提前,在拖上一年半载,兴许那位潘又安就真的可能和司棋有些纠葛了。


        

……


        

伴随着拔步床上鲛纱帐一摇三晃,嗬嗬呼痛声后更多的还是不可名状的呢喃细语,……


        

醉透香浓斗帐,灯深月浅回廊。……


        

看着司棋蹩着脚迈着踉跄步伐离开的背影,神清气爽的冯紫英忍不住咧嘴一笑,看了看这条原本是司棋系裤子用的葱绿汗巾上的桃红点点,冯紫英欣然藏入怀中。


        

只不过自己的汗巾子给了司棋系裤带,自己的裤子就有些尴尬了,目光在屋里搜寻了一阵,居然还真找不到。


        

回味先前挞伐恣意的快活,冯紫英忍不住握了握手。


        

还真的是没法一手掌握,比起二尤和王熙凤不遑多让,要知道二尤可是胡女血统,而王熙凤更是生过孩子的少妇,但司棋这丫头居然能与她们媲美,难怪在《红楼梦》书中都能得一“丰壮”形容。


        

不过虽然得了一番快活,冯紫英内心也还是有些忐忑的,虽然和宝祥使了眼色,但是万一这黛玉或者探春的丫头来访,也不知道宝祥应付得了不,所以难免在对司棋也就有点儿急于求成动作过大了,好在司棋倒也能承受得起。


        

日后这等事情还真不能随便兴起就不可收拾了,真要被黛玉或者探春她们碰上觉察出点儿什么来,虽然不至于影响什么,但是自己印象肯定就要蒙尘不说,连带着她们对司棋或者平儿这些丫头都要产生轻视鄙屑的态度。


        

“宝祥!”


        

“爷,……”小步跑进来,宝祥瞅了一眼自家爷的模样,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看那床后乱成一团的被褥,宝祥就知道战况激烈。


        

“这期间没有别人来吧?”冯紫英端起一口早就凉了的茶喝了一口,放下。


        

宝祥低垂着眼睑:“回爷,没有人来,小的也把门掩上了,若是寻常人过,也不知道咱们屋里有人呢。”


        

冯紫英心里也才放下大半,先前声响折腾得有点儿大,之前不觉得,这会子才有点儿后怕,还真怕被周围听了墙角去,还好。


        

“呃,你去琏二奶奶那边找平儿去替我要一根汗巾子来,莫要让其他人知晓,只告诉平儿便是,……”冯紫英也没有解释,只管吩咐。


        

宝祥也很懂事,半句话不多问,一溜烟儿出门,直奔王熙凤小院去了。


        

平儿何等聪明,隔了这么久宝祥来要一条汗巾子,立即就明白过来,忍不住肝颤心惊,这怕是司棋替自己挡了枪啊,也不敢多问,便取了一条素色带点的汗巾子与对方,吩咐他赶紧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