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字卷 斜阳草树 第四十四节 早行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试早早就到了荣国府。


        

在确认冯紫英会到府造访并赴宴之后,傅试就兴奋起来。


        

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他必须要抓住。


        

这几年的顺天府通判生涯让他很是长了一番见识,原来他是上林苑监的右监丞,后靠熬资历熬到了右监副,算是出头了,一个正六品官员。


        

但上林苑监的活儿实在是太清贫悠闲了,主要就是为皇家种植养殖草木、蔬果和牲畜家禽,一句话,就是为皇家,主要是宫中提供各种日常所需,这个活儿若是放在现代,也就是某某研究所的意思,但是在这个时代,那就是安排一些清闲人来拿份闲俸。


        

傅试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又通过王子腾搭线,费了不少银子,才算是从上林苑监跳到了顺天府通判这个位置上,可谓鱼跃龙门,虽然同为正六品官员,但是顺天府五通判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权重位显,各自执掌一块事务,便是府里各州县的知县知州们都要尊重几分。


        

只不过几年干下来,傅试也承认囊中丰厚了不少,但是在吴道南出任府尹之后,政务却几乎荒怠了下来,大家都知道朝廷对顺天府状况很不满意,几乎年年的考核都不佳。


        

不出所料,三年一度的“大计”,顺天府又大周整体“大计”中排位靠后,若不是吴道南有强有力的靠山和背景,换了别人,早就解职了。


        

但吴道南能继续当他的府尹,其他人心里却苦啊。


        

除了个别年老体衰几近致仕的官员外,顺天府府衙中其他官员,包括诸州县的官员心情都极度郁闷。


        

可谓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府尹低能,拖累整个顺天府的官员群体。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你吴道南文才再好,诗赋誉满天下,那都是你个人的事情,和顺天府的一干官员们有何关系?


        

吏部会因为你顺天府尹的诗文经义出众,就对你下边通判或者知县的政绩考核放一马,或者上调一个等级?


        

包括傅试在内都是其中受害者,他才三十五六,好不容易从上林苑监奔到顺天府,就是要好生大干一番,争取在仕途上有所出息,没想到却遇上了吴道南这样一个府尹,这三四年光景就耽误了过去,这如何不让傅试心急如焚。


        

但他又没法跳出顺天府,一来顺天府通判这个位置委实难得,二来他也没有资格再奢望其他,所以现在唯一希望就是看看朝廷能不能调整顺天府尹。


        

没想到虽然府尹为调整,但是府丞却来了一个明星人物,而且关键是这个明星人物自己居然也能勉强拉得上关系。


        

自己的恩主可算是和小冯修撰是姻亲,他的二房三房嫡妻都是贾公的内甥女和外甥女,这也算是很亲近的关系了。


        

若是能得到这位小冯修撰的赏识,那就是天大的机会。


        

凭着小冯修撰这几年在朝中的影响力,加上他的座师是齐阁老和商部尚书,还有一位恩主是都察院二号人物右都御史,现任吏部左侍郎柴恪也是对其青眼有加,皇上更是对其极为看重,否则朝廷也不可能让他二十之龄出任顺天府丞这个四品大员。


        

可以说他如果在顺天府做出一番成绩来,那朝廷铁定是无法忽视的,他要推荐哪位官员,吏部肯定也要郑重对待。


        

正因为如此,傅试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抱上这根粗腿,他和小冯修撰拉不上关系,但是贾公却是和小冯修撰关系匪浅,而且小冯修撰初来乍到,肯定也需要信得过的得力手下,自己抢先投效,站队也得要站在前面,才能博得最大的回报。


        

傅试也知道冯紫英一到顺天府的消息传开,肯定有无数人已经盯上了这位红得发紫的小冯修撰,也会有无数和自己一样存着这等心思的官员伺机待发。


        

不过据说小冯修撰这两日里除了拜会几位大佬外,在家中见客并不算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其原来的同年同学,几乎没有怎么见外人,顺天府这边肯定有人投贴,但是小冯修撰应该都没有见。


        

这也让傅试有些小确幸。


        

小冯修撰家的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登的,他本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而荣国府这条线却殊为难得了。


        

见傅试有些坐卧不安的模样,贾政心中也是唏嘘感慨。


        

自己这位的门生一度是自己最得意骄傲的,三十出头就是正六品了,现在更是位高权重的顺天府通判,虽然品轶比自己这个五品员外郎低一些,但是谁都知道其手中实权却不是自己这个员外郎能比的。


        

去年傅试也在城中购下一座大宅,将其老母和尚未出嫁妹妹都搬到了京师城中,颇为孝顺,所以贾政也很看好对方,对方也颇知上进。


        

只是没想到现在傅试为了求得见紫英一面,居然早早就来到府上等候,弄得原本还觉得要保持平常心的贾政心境都有些躁动不安起来了。


        

“秋生,至于么?紫英是个很和蔼的人,你也不是没见过,……”贾政宽慰傅试。


        

“老大人,情况不一样了啊,以前我的确见过小冯修撰,但那时候他还只是书院学生,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也刚过秋闱,我也不过是上林苑监的闲人,现在学生是通判,算是冯大人的直接下属,他对学生的观感,直接决定着学生日后的仕途前程啊。”


        

傅试这番话也算是由衷之言,贾政却有些不能理解,“紫英上边不是还有府尹么?论理,府尹才是决定秋生你仕途命运的吧?”


        

“若是按照常理的确是如此,但是吴府尹这个人不喜俗务,不好政务,专事文事,所以朝廷才会让小冯修撰来出任府丞,下边人其实都明白这就是朝廷很隐晦的一个对顺天府政务不满意的动作,日后顺天府公务如何,还得要看小冯修撰的表现了,咱们这些下边人就更要小心伺候,摸清楚小冯修撰的喜好了。”


        

傅试的话让贾政有些不喜,这话语里好像是要投其所好,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成何体统?


        

但贾政虽然不喜,也能理解傅试的心态,主官的喜好你都不了解,下一步做事情如何能踩在点子上?


        

叹了一口气,贾政捋了捋须,“秋生,紫英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朝廷既然安排他到顺天府丞这个职位上,自然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顺天府这几年表现不佳,那么肯定要做一些事情来扭转局面,你的才干我是知晓的,我也会如实向紫英举荐,他来了之后,你也可以多和他介绍一下当下顺天府的情形,通过谈话展示自己,……”


        

傅试同样听明白了贾政话语里的意思,也叹了一口气:“老大人,学生明白您的想法,但您了解的冯大人可能是几年前的冯大人,在您心目中可能他还是那个子侄辈,但您要知道,您这个子侄辈已经平叛西疆,提出兵推动开海之略,又在翰林院中筹办了《内参》,在永平府任同知一年中更是表现卓越,深得朝中诸公的好评和认可,连皇上也都赞不绝口,否则他怎么可能出任顺天府丞这一要职?”


        

贾政愣怔,似乎有些不明白傅试的意思。


        

“老大人,他已经不是几年前来往于府上那个少年郎了,或许这几年他都一直很尊敬礼貌地拜会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这样对待其他人,相反,他这么些年的表现已经足以为其赢得下属、同僚和上司的尊重了。”


        

傅试进一步阐明自己的意思,“如果谁还觉得他年轻可欺,或者不把他放在心上,那才是要犯大错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甚至比吴府尹更让顺天府的官员们敬畏和看重。”


        

贾政抿了抿嘴,似乎嘴里有些苦涩,但又有些释然。


        

这才是真正的冯紫英,也才是成长起来的冯紫英,以前的种种不过是他尚未成熟的表现,而且他对荣国府,对贾家的善意和亲近,并非意味着他对别人别家也会如此。


        

“秋生,你说得对,是我糊涂了。”贾政振作了一下精神,“你也需要好好抓住这样一个机会,我会尽我之力替你说一说,……”


        

“多谢老大人。”傅试真心诚意的一揖,“学生但求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单独与小冯修撰小坐,说一说自家手里的事务,求得小冯修撰的认可,便心满意足了。”


        

贾政点点头。


        

这是应有之意。


        

冯紫英也不可能听凭自己说几句就能推心置腹,还得要看傅试自己的表现,但贾政知道傅试算是能干的,否则也不能在通判位置上坐稳几年。


        

关键如他所言,所作所为,要符合上司主官的口味,这才能事半功倍,否则就是事倍功半。


        

二人正说间,却听李十儿来通报,那齐国公家的陈瑞武已经到了。


        

贾政皱起眉头,这陈瑞武之前也说要见冯紫英,但是贾政肯定要优先考虑自己门生,所以陈瑞武的事儿他是推到了午后说看紫英有无空,没想到对方却是这般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