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字卷 第八十八节 乐见其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听到“呯!呯!呯!呯!”火铳响声此地响起时,苏格尔心中就是猛然一坠。


        

来不及多想,苏格尔猛然怒吼道:“向西,转向西!”


        

凄厉的号角声一长两短吹响,在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之后,骑队迅速调整方向和间距,开始转到拉开距离,转而向西。


        

谁都知道密集阵型会是火铳兵最好的打击对象,而骑兵的优势就在于机动性,训练有素的骑兵,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完成队形转换,最大限度避开敌人的打击锋芒。


        

“大人,前方是沼泽泥地!”


        

斥候飞驰而至,一边喘息着一边提醒:“需要绕过前方土丘,……”


        

苏格尔牙齿几乎咬碎。


        

对方选的好地方,火铳队采取密集阵型轰击迫使自己来不及多想就只能转向,结果现在跑出一大段路斥候才回来报称前方沼泽泥地。


        

这一下子不但需要绕过前方土丘,费时不说,敌人肯定会在山丘后有埋伏,苏格尔不相信既然敌人做了如此周密的安排,就会只有这一波就放过了自己。


        

但是面对后方密集的火铳队,而且还有不远处正在尾随而来的叶赫骑兵,苏格尔不敢多想,只能咬着牙关怒吼:“绕道,从南边儿绕过去,注意,绕过山坡时保持距离,……”


        

近千骑兵奔行起来的阵势是可想而知的,原本靠近河岸这一片土地就有些松软,加上前些日子下过雨让这一片地带看上去还算坚实,但是当前边数百起蜂拥而过,迅速就将整个泥地踩得泥泞不堪,后边跟进的骑兵们就难免要吃些苦头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不时有人马失前蹄跌落下来,而保持着高速奔行的马队很容易因为这样的失足引发一连串的混乱,拥挤碰撞,绊倒跌落,这种混乱带来的损失,甚至并不比先前遭遇火铳袭击带来的损失小。


        

真的可谓是慌不择路了,先前派出的斥候就是单纯的探路,并没有真正对周遭进行详尽的探索搜查,而话说回来,沿着这浭水畔,苇草密集,树林灌木丛生,加上地势也略有起伏不平,便是再增加一倍的斥候,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他们对一块不熟悉的区域完成搜寻。


        

贺虎臣强压住内心的狂喜,竭力压制住队伍要想加快速度的想法,尽力让队伍保持着稳定行进速度,按照这个速度,当然不可能撵得上四条腿的骑兵,但是还有左良玉和杨肇基,这样三方合围,定能让这帮科尔沁人付出惨重代价。


        

他需要防范的是科尔沁人在走投无路时的亡命反扑,猝不及防之下,完全有可能被对方打崩,所以他宁肯慢一些,稳一些,只要沿着预定路线展开,三段击哪怕再粗糙节奏再缓慢,他贺虎臣就不相信一群连遭重创的败兵还能有多强的战意,还能经受得起连番轮射。


        

杨肇基默默地注视着从突破侧面,呼啸着奔腾而来的科尔沁骑兵,伴随着他的连鞘钢刀上系着的红布猛然向下一挥,他身后隐藏在草丛树林和山坡山的弓箭手已经引弓而发,密集的箭雨在空中卷起一片乌云,飘洒而下。


        

与此同时,埋伏在另一侧的一支小股弓箭手则不动声色的伴随着箭雨的倾泻而带起一片火雨,沿着那苇草和灌木地段形成了一道弧形的火圈,在北风的助威之下,短短几息之间,火势便迅速凶猛起来,沿着河岸一侧汹涌着向南面压了过来。


        

苏格尔其实早已经与预料到了此番恐怕难得脱身了,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如此歹毒。


        

在利用火攻堵死了自己北上之路时,还趁势发起了一波箭雨洗礼,虽然这一轮箭雨对整个骑队的杀伤力有限,但是这却打乱了整个运动阵型,整个队伍被压在了这一团密集的区域内,乱成一团,直接导致了寻找一条更合适的的路径时间被错过了。


        

“向西,继续向西,不要管火势,冲过去,那段草场火势不大,……”


        

塔斋的高亢声音在乱成一团的嘈噪声中显得格外有力,“不要怕,冲过这一段就是出路!汉人没有骑兵,他们撵不上我们!”


        

伴随着他率先朝着火势正在逐渐蔓延即将形成合围圈的方向发起猛冲,数十骑呼啸而上,硬生生在整个或圈即将合围处冲出一条血路,眼见得塔斋终于趟开了了一条血路,后续的科尔沁骑兵都蜂拥而上,迅速将那道缺口扩展得更大更宽。


        

“卡塔塔!”一大群乱七八糟的骑兵不顾生死的从火海中冲了出来,如用一举火魔怪兽,不断的火魔的大嘴中吐出无数人来。


        

左良玉屏住声息,同样,他的手早已经擎着钢刀,眼睛死死盯住前方。


        

“准备,据枪!”


        

伴随着一连串的传递口令,之见士卒们或快或慢或手忙脚乱地按照步骤操持,左良玉心中也涌起了一阵自豪。


        

塔斋和一帮骑兵们席卷而过,如同暴怒的猛虎,咵哒哒冲开了火魔会师的阵型。


        

“呯!呯!呯!呯!”


        

火铳响声和士卒们兴奋的怒吼声响彻云霄。


        

苏格尔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遭遇致命一击,甚至比之前那一波袭击更加凶猛和密集。


        

左良玉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持刀,狠狠地注视着前方,每向前走一步,就可以听到一轮如爆豆般的火铳怒放声。


        

他必须要将这一击的效果发挥到极致,让科尔沁人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伏击。


        

……


        

冯紫英优哉游哉地侧身下马,跟随在他身旁的只有宝祥一人。


        

宰赛那边也只有宰赛一人,老远看着冯紫英下马过来,便微笑着拱手。


        

“冯大人!”


        

“宰赛大人,一别经月,别来可好?”冯紫英笑意盈面。


        

“不太好。”宰赛脸上也是浮出笑意,“坐困愁城,心急如焚,……”


        

“得,宰赛大人,请勿卖弄您的汉语本事,嗯,这些成语运用的时机并不好,表达的意思也不合适,……”冯紫英啼笑皆非,看样子宰赛这段时间还在苦练汉语,原来已经能和自己交谈,但现在看来他似乎要在加深造诣上下苦功了,这会汉语和精通汉语可是两个概念。


        

被冯紫英浇了一盆冷水,宰赛也不在意,词不达意是正常情况,只要大胆经常使用,这种状况很快就能得到改观。


        

“冯大人,您这样说未免太伤人了。”宰赛笑着摇头,“如果你能给我带来好消息,我是不是可以变成喜出望外,心花怒放?”


        

“嗯,这两个词语用得不错,但我理解的好消息肯定有,至于说你能不能达到喜出望外和心花怒放的境界,就要看您自己是否满意了,但知足者常乐这句话我想适合于任何人和任何时候。”


        

冯紫英很乐意教授对方一些汉语的“高深造诣”如何实现,对方乐于学习和加深汉语造诣是一个好现象。


        

“而且,我的理解,好消息从来都是相互的,朋友都应该如此才是,但是我所得到的消息却非如此,您说呢?”


        

冯紫英的话让宰赛略作沉吟,“您是说科尔沁人的事情?请原谅,他们不是内喀尔喀人,我无能为力,甚至我也做了一些劝阻,但是很遗憾,洪果尔大概不太满意见到我们之间的走近,他似乎秉承了努尔哈赤的某些指使,所以我只能提醒贵方,……”


        

冯紫英目光锐利,直视对方,宰赛也很坦然回视,“冯大人,我宰赛历来说到做大,不会做那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


        

冯紫英注视对方半晌,最后点点头:“好,我相信宰赛大人,嗯,科尔沁人狂妄自大,需要一个教训,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届时宰赛大人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警告一下洪果尔,日后做什么事情之前三思。”


        

冯紫英的自信大气让宰赛也有些吃惊,内心也在琢磨,难道叶赫部真的要出动他们的骑兵帮助大周一战?


        

他专门遣人问过布喜娅玛拉,布喜娅玛拉很明确地告诉过他,叶赫部骑兵不会和科尔沁人打仗,那不符合叶赫部的利益。


        

据他所知整个永平府境内只有叶赫部骑兵可以一用,而顺天府那边蓟镇骑兵不可能出动南下。


        

虽然内心惊疑不定,但宰赛面上却毫无异样,坦然笑道:“若是贵方能给科尔沁人一个教训,我乐见其成。”


        

“很好,相信要不了多久,宰赛大人就能听到好消息。”冯紫英也不多言,进入正题:“奉朝廷钧旨,宰赛大人,二十万两银子赎回京营士卒之事朝廷已经同意,会在近期便交付,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我们会以茶叶、布匹、粮食、盐巴以及部分铁料作折抵,交付贵方,具体事宜可以下来具体商议,由商人们来进行。”


        

对这一点宰赛倒是毫不意外,如果大周朝廷连这一点便宜都不愿意占,那他觉得这个皇帝就真的难得坐稳江山了,关键是后面一拨,“很好,那后边儿呢?冯大人可别告诉我这样半截也算是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