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字卷 第七十七节 凤姐儿的心声(求保底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哟呵,这么有把握?”冯紫英并不为所动,手指挑起对方丰润光洁的下颌,淡淡地道:“贾赦是一品将军,未来荣国府继承人,可以利用荣国公的名声来作保,京中武勋也愿意相信他,自然可以通过他来作这桩事情,可是你呢?你一介妇人,内无底蕴,外不能出头露面,如何来做这桩营生?”


        

冯紫英毫不客气的话并没有让王熙凤气恼,相反,她觉得冯紫英能把她等同于贾赦的身份来看待,更让她感到高兴,起码冯紫英并没有一口将她拒之门外。


        

而且在这些事情上,她也不愿意用儿女私情来捆绑谁,她深知在这些事情上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凭感情用事,那样的冯紫英也在仕途上就走不远。


        

“铿哥儿,你未免太高看大老爷,也太小看我了。”王熙凤傲然道。


        

“哦,说来听听。”冯紫英也不介意,很平静地道:“若是能说服我,我也不吝给凤姐儿你这样一个机会,嗯,或许你已经在考虑要为日后离开荣国府做准备了?”


        

王熙凤一怔之后,想了一下,还是点点头:“你若是不说,我倒是一时半会儿没考虑到,但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还真不能失去这样一个机会了,贾琏日后要带着他的妾室和妾生子回来,甚至可能在扬州娶妻回来,我当然不可能再在贾家呆下去,我也不瞒你铿哥儿,我现在手里还有些家底儿,但是我这一出去,只怕就如无根浮萍,再无落足之处,我和平儿两个人日后生老病死都得要靠自己,我若是不早些做准备,难道还真的只能靠着你铿哥儿不成?”


        

“怎么,靠着我又有什么不对了?”冯紫英也不在意,语气里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松,“是觉得我养不起你们主仆俩,还是你觉得靠着我心里不踏实,我这个人不可靠?”


        

“铿哥儿,我这个人性子你是知晓的,如果可以,我宁肯靠我自己,当然我也希望能有一个男人作为依靠,这样我也可以不至于那么瞻前顾后。”王熙凤柳叶吊梢眉多了几分凛冽之意。


        

“不过铿哥儿,你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而且还是三房,我和平儿日后算什么?总不能厚颜无耻地和宝丫头、林丫头去争个什么,或者膈应她们吧?这等事情我王熙凤也做不出来,那要想自家独立门户,总得要有充裕一些的本钱才行不是?铿哥儿你我好歹也算是恩爱一场,同等情况下与我一番好处,不为过吧?”


        

冯紫英看着王熙凤看似满不在乎,却也还有些说不出凄婉,心里也有些感触:“凤姐儿,我还是那句话,我能给你的,都可以给你,当然你也清楚,有些东西,我没法给你,这是我欠你的,但冯紫英这个人如何,我相信你凤姐儿和平儿心里都有数,无论什么状况下,我冯紫英始终是你们最后的依靠,始终为你们留着一扇门!”


        

王熙凤目光在冯紫英脸上逡巡良久,最后噗嗤一笑:“好,不愧是我王熙凤看中的男人,纵然此生不能做夫妻,但是也不枉恩爱一场,行,我记住了,若是我和平儿真的走投无路了,自然也还要投到你门下庇护的,但在此之前,我还是更希望靠我自己来闯荡一番。”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冯紫英点点头:“你有这个心也不是坏事,不过你觉得你哪一点儿比贾赦强?”


        

王熙凤表情也严肃起来,只不过一手扯着被褥掩胸,赤裸的香肩和宛如玉屏风的裸背若隐若现,还是让冯紫英内心有些喜感。


        

“我比贾赦强的地方可多了去。”王熙凤毫不客气:“首先我是王家嫡女,贾家这么些年来其实和武勋,尤其是军中武勋联系并不多了,看看他们在京营里,在周围的卫所里,有哪一个是贾家子弟,堂堂四王八公身份的武勋,居然沦落到没有一个子弟在军中,这不滑稽么?可王家呢?我舅舅是登莱总督,还有几个王家子弟在其他边镇军中,山西镇副总兵王澎便是我不出五服的堂兄,这等情形,贾家有么?”


        

“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你是女子,便是王氏女子,你又如何来联络或者说体现出王氏一族的影响力呢?王总督可是远在湖广,而你说这个王澍远在太原,也远水解不了近渴吧?”冯紫英回应道:“贾赦这段时间可是马不停蹄,四处奔波,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卖力。”


        

“我也可以有人来替我做这事儿,不会比他差。”王熙凤语气很肯定。


        

“你兄长?”冯紫英眯缝起眼睛,若是王熙凤那兄长王仁,他可真看不上,现在王仁就在京中,但是却是住在王子腾家中,混吃赖喝,这等人物根基也没有,要想做这事儿,难。


        

王氏是三兄弟两姊妹,王熙凤父亲是老大,但早逝,王子腾老二,其次就是王夫人和薛姨妈,然后再是王子胜。


        

王熙凤只有一个兄长王仁,但是却是一介庸人。


        

“不,我叔父,王子胜。”王熙凤顿了一顿,“我小叔父虽然无法和二叔父相比,但是他好歹也是王氏嫡子,而且京中都知道王家和他,我也知道我小叔父算不上多么精明能干,但是他也是在京中土生土长,而且也还有一个四品将军虚衔挂着,和京中武勋们多有交道,而且他性子也还算踏实,若是用他去跑跑腿,我想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王子胜冯紫英也有些印象,如王熙凤所言,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武勋之后,与王子腾是天壤之别,不过的确要说用来跑跑腿,也还是能够胜任。


        

想了一想,冯紫英还是道:“可具体联络、协调和商计,王子胜怕是难以胜任吧,还得要你来才行。”


        

“铿哥儿,你好像忘了,这些被蒙古人俘虏的许多都是家中的当家人,现在最着急的应该是他们的嫡妻嫡子们,反倒是那些家中兄弟怎么想还不好说呢。”王熙凤语气越发兴奋,“而这些人其中我不少都认识,而且还可以通过她们了解和接触到更多身处同样困境的人,铿哥儿,你觉得我是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呢?”


        

这劣势竟然被她说成了优势,但是还得要承认这番说辞不无道理。


        

当然不可能是每个家庭都是如此,但只要有一部分,对于王熙凤来说都足够了,几百号将佐,无论是贾赦还是王熙凤都没有指望自己一家就能把这个活儿给包圆了,到最后都还得要多家合作才能真正实现目的。


        

冯紫英笑了起来,放下手指,身子微微往下蜷缩了一些,让自己能够更舒服的靠在床头,“凤姐儿,不得不说你倒是思考过许久了啊。贾赦并不比王子胜强,甚至王子胜某些方面还要强于贾赦,不过王子胜是否愿意去做这桩事儿呢?”


        

“这是我的事儿,我自然能安排好。”王熙凤只觉得全身酸软无力,撑起半天之后,又重新缩了回去,这家伙像牲口一样,一上身便是捣腾不歇停,弄得自己也像一个**荡妇,只知道百般逢迎。


        

见王熙凤蹙着眉这般模样,倒是真的让冯紫英都有些佩服了,“好,那便说定,届时我会安排人,……”


        

敲定了大事儿,王熙凤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望向冯紫英里的目光更加炽热。


        

拍了拍被褥里凤姐儿的肥臀,冯紫英也不多说,就这样和对方依偎着,似乎就在享受这份难得的温存余韵。


        

“平儿!”冯紫英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留得太久,虽然再是不舍,但是来日方长,倒也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般猴急。


        

“嘎吱”一声,一张娇羞无限红霞扑面的女子出现在厢房门外,冯紫英这才想起,先前“鏖战”甚至连门都没来得及关,也幸亏有个忠平儿守在外边,这等丫鬟又去哪里找?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爷,奶奶,……”


        

“在外院里去烧些热水,替你家奶奶好好擦拭一下,莫要受凉伤了身子,……”


        

……


        

尤老娘一直在巷口徘徊。


        

看见宝祥带着马车进去,但尤老娘没敢跟进去,她也只是有些好奇,自家姑爷究竟看上了哪家妇人?


        

若是未婚的,以冯紫英这般人才,便是做妾的也是心甘情愿的居多,只有那些已为人妇的女子才会这般隐秘而惧怕。


        

正是这等八卦之心才让尤老娘看看究竟是谁。


        

不过马车一直没出来,尤老娘小心翼翼地溜回到门口不远处,她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就是纯粹想多打探些情况,万一日后自己两个女儿能够用得上这些方面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那也是一件好事。


        

越是神秘,越是说明这个女人的身份不寻常,若是真的要和姑爷勾搭上了,日后冯家这内院里的故事还会丰富多彩几倍,就看冯紫英如何处置应对了。


        

正是这种迫切心情,尤老娘才想要好好看看这女人究竟是谁,如果真是一个妇人,那冯姑爷恐怕需要掂量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