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些脚印杂乱无章,无规律可循。深深浅浅,偶有消失,像是漂浮着印下的。

    有时是猫狗的梅花印,有时是其它生物,有时是……人脚印。

    千手柱间:“会不会是动物溜了进去?”

    “不会。”村长斩钉截铁抹消了这个可能,“出门前,会确认家中没有活物。门窗也始终紧闭,不可能有生物进来。”

    ……那是回来的死者留下的脚印。

    千手柱间震惊,“真有此事?!”

    “我见过很多次了,”村长苦笑,“亲眼。”

    比如猫脚印,说明死者下辈子会做猫,在转世前最后来生前的屋里看一次。虽然听起来毛骨悚然,但一般无害。

    一种情况除外。

    人脚印。

    ——说明还会有人死去!

    就在这个小镇,有户家出现了人脚印。更奇怪的是,这些人脚印周围竟然还有环环相扣的铁索印!

    这种情况是头一次出现。而且,连灵婆也无法净化!

    灵婆叹道:“抱歉,村长。”

    村长摇头,“你已经尽力了。”

    “这种事为何要找我们?”宇智波斑冷硬道,“鬼神之事,鬼之国巫女不是最擅长的吗?”

    “我们找过了,”村长叹息,“可前来的巫女们……全都失踪了!”

    千手柱间:“什么?!”

    最后,连法力最强的领舞巫女也神秘消失。在施术之地,没有半点痕迹留下!

    活生生的人,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千手柱间心中谜团密布。玩木遁play戳人可还行,捉鬼什么的,实在是难为我哈希拉马了。忽然想起还有一位大佬,扭头一看,“玉藻前……人呢?”

    宇智波斑没好气道:“不用管他。”

    村长忽然跪下,庄重地行了大礼,“拜托你们了,柱间大人,斑大人!”

    虽然确属无奈之举,不过……

    灵婆在一旁意味不明地说:“毕竟你们杀人无数,仍能在世上行走,说明命格很硬。”

    这就是求助忍者的原因。

    “这次……很有可能是一个极凶的恶鬼。”

    之后,灵婆就与他们分别了。村长将两人带往住处,客房位于走廊尽头。村长在门前站定,敲了三下门,再敲了三下,轻声道:“打扰了。”

    千手柱间纳闷,“里面有人?”

    客房不是空的吗?

    村长拉开门,一股尘封的气息迎面扑来,使他声音听上去也有几分模糊晦暗,“没人。”

    确实没人。

    下一刻,村长的声音又恢复正常,“习惯罢了。毕竟我们这里是——鬼之国嘛。”

    客房虽小,也算整洁干净,气息却有种让人说不上来的不舒服。靠墙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双人床?!

    千手柱间指指自己,又指指面无表情的斑,瞠目结舌,“我、我们?”

    我俩大男人?睡一起???

    村长很自然地点头,疑惑道:“有什么不妥吗,柱间大人?”

    非常不妥!极其不妥!

    他和斑关系虽好,但也没到同床共枕的地步吧?!等等,我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啊……

    千手柱间:“还有多余的空房吗?”

    “有是有,”村长面露难色,“只是床都比较大,一个人睡太宽了。”

    千手柱间忙道:“不宽不宽,我睡姿不好。”

    宇智波斑斜睨他一眼。

    村长低声道:“在我们这里,晚上睡觉时,旁边最好别留空位……”

    宇智波斑忽然一挑眉,玩味道:“你有意见,柱间?”

    千手柱间瞬间蔫了,“没有。”

    同床共枕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村长退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身道:“虽然两位大人实力高强,但有些事我必须叮嘱——门是结界,不要轻易让人进屋。还有,这间房在走廊尽头,睡觉时要留一盏烛台,千万不能灭。”

    风吹过,廊檐下的风铃发出清脆的磕碰声。

    得到千手柱间肯定的答复,村长这才放下心来,缓缓退去,“那,祝好眠,两位大人。”

    “斑,”千手柱间在床边坐下,打量着四周,“你觉不觉得这里很奇怪……”

    宇智波斑背对着他,面朝墙闭目休息,声音闷闷地传来,尽是不屑,“装神弄鬼。”

    千手柱间回头看了看,意识到目前还有个更严重的问题,“我们真的要这样睡吗?”

    “爱睡不睡。”

    “给我一点被子啊斑……”

    “滚。”

    半夜,千手柱间醒了。

    被掐醒的。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千手族长表示:睡着睡着,同床共枕的小伙伴突然骑到了你身上,是不是很开心?他还在自己动,是不是很激动?

    ——前提是他别掐着我脖子啊!

    “斑?!”全身发力的关节被压制,无法动弹,千手柱间只能哑着嗓子呼唤,“你怎么了?”

    宇智波斑一头炸毛凌乱地披在背上,烛火的阴影映得面容冷沉,猩红的眸子在黑夜中非常鲜明,没有一丝焦距。

    像是听不进任何声音,施加在脖子的力道反倒渐渐加重!

    保命要紧,千手柱间暗道抱歉,使出木遁打晕了斑。对方像是断了线的木偶,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究竟……怎么回事???

    这个村落果然古怪!

    翌日清晨,宇智波斑刚睁开眼,就望见千手柱间一张非常严肃的脸,“怎么了?”

    千手柱间:“你认识我了?”

    “废话。”

    “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

    “昨晚?”宇智波斑视线落到柱间脖子上的红痕处,眉目不自觉阴沉了几分,“我对你昨晚干的事没有兴趣。”

    找的人还挺给力啊,痕迹到现在都没消!

    一大早起来跟他炫耀这个?

    千手柱间为自己的清白辩解:“这是你给我留下的!”

    宇智波斑:你他妈在逗我。

    千手柱间更加严肃,“你真不记得了?”

    宇智波斑再次确定,自己就是一觉睡到了大天明。忍者的警惕性很高,要是发生了什么事肯定能察觉。

    “居然不记得了,”千手柱间天然黑属性开始发作,“难得斑昨晚那么热情呢。”

    他特地没消除痕迹。

    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

    这个热情是他理解的那个吗?!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了?!

    千手柱间摸着脖子,低吟:“只是没想到斑居然有这种癖好……以后你老婆怎么受得了。”

    宇智波斑脸色一沉。

    千手柱间忙见好就收,正色,将昨晚的事告知。宇智波斑皱起眉头。这时,桌上的烛台刚好燃尽,冒出一丝白烟。

    风铃在晨风中摇晃,声响在凝重的气氛中格外清晰。

    而风铃还有一个作用——招鬼。

    千手柱间:“还是没有印象吗?”

    宇智波斑阴着脸,摇了摇头。

    “斑,”千手柱间提议,“把玉藻前请出来问问吧?”

    严格意义上讲,玉藻前现在是宇智波斑通灵兽,无论溜到哪儿,斑都能把他召唤回来。

    一提到玉藻前,宇智波斑脸色就更差了。千手柱间苦口婆心劝告:“他在鬼神方面是要比我们懂得多啊。”

    片刻后,宇智波斑淡淡道:“都睡在一张床了,你嘴里居然还在夸别的男人。”

    千手柱间:“……”

    是男妖好吗男妖!

    宇智波斑结起通灵之印。白雾散去,绝美的狐妖出现在眼前。强大的妖力震荡开来,九根尾巴发出幽紫色光芒。

    平安京最强的妖怪。

    心神强大如千手柱间,视线也不敢在玉藻前身上多作停留。

    像是多一秒,心神都会被勾走。

    玉藻前视线扫过凌乱的床褥和柱间脖子,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呵。”

    千手柱间老脸爆红,“不是你想的那样!”

    谁知,玉藻前大佬一听此话,脸上嘲讽的神色更甚,“你们真是我见过最没行动力的人类了。”

    居然就真的盖着棉被纯聊天!

    千手柱间:“……”

    宇智波斑问:“你昨晚去了哪儿?”

    玉藻前冷笑。

    “搞清楚立场。”宇智波斑从袖管里拿出通灵卷轴,“你,和你的那些同伴,现在都处于我的控制之下。”

    玉藻前:“你真以为一个小小的契约奈何得了我?”

    想当年他火烧平安京七天七夜,所有阴阳师都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千手柱间连忙安抚,“狐狸仙人,帮帮忙。”

    “这世界上没人能控制斑,”他对小伙伴的实力深信不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否告知一二。”

    看在千手柱间态度不错的份上,玉藻前勉强分了丝神过来,“人是不行……”他低缓地笑起来。

    “那,鬼呢?”

    “……”千手柱间从不畏惧什么,可当狐妖慢慢把话说出口的那一刻,还是有种汗毛倒立后背发凉的感觉。

    他张张嘴,还想问下去,被玉藻前淡淡地打断:“你们人类的事,自己找人类解决。”

    恕难配合。

    千手柱间语塞。昨天就发觉了,玉藻前……好像很讨厌人类。

    “斑,我看我们还是先去……”

    这时,村长的声音突然传来,人影投映在白色纸拉门上,“你们醒了吗,柱间大人,斑大人?”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皆是一惊。

    他们竟没有听到这个村长的脚步声!

    玉藻前无声地一勾唇,身影化作烟雾消散。